羽生结弦坦言曾想过死亡运动员心理疾病研究成为关注热点

2022年8月21日 0 Comments

从4岁开始接触花样滑冰,成为仙台出生的少年天才。现在他已经离开了赛场。羽生结弦曾2次夺得冬奥会冠军,2次世锦赛冠军,19次打破世界纪录。作为花样滑冰史上最杰出的运动员之一,他也是粉丝眼中从热血漫画中走出来的英雄。

但是,面对瞬息万变的比赛和赛场外的风波,在训练、比赛、排名等方面的压力下,他和羽生结弦一样强大,精神状态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影响。

有记者曾问羽生结弦,你觉得他是个厉害的人吗?他的回答很脆弱。有段时间,因为传闻他爱上了高中同学,对方非婚生子,旧伤复发,世锦赛失金。他的心情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他承认他曾多次想过死亡。

羽生结弦在北奥单人滑失利后再次陷入低谷。他拖着受伤的腿,服用了数倍于规定剂量的止痛药,并向观众展示了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后创作的《春来》。

“当《春来》的旋律响起时,我发现我还是喜欢花样滑冰。在我情绪低落的时候,甚至在我绝望地开始讨厌冰的时候,正是这旋律拯救了我。”

在人类体育竞技的历史轨迹中,有很多运动员像羽生结弦一样需要面对内心的挑战。

去年7月27日在东京奥运会举行的女子体操团体决赛中,美国体操运动员比尔斯在跳马项目中出现重大失误,中途宣布退役。拜尔斯解释说,他的退出是由于心理健康问题而不是身体原因。丹麦皮划艇运动员勒内·霍尔滕·波尔森曾三度参加奥运会并获得两届世锦赛冠军,但在里约奥运会上,他因表现异常错过了奖牌,遭受了沉重的心理打击,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

一项包括1000人的现役和退役运动员的心理健康回顾显示,现役运动员的患病率为34%,退役运动员的患病率为26%,远高于美国一般成年人群的患病率;许多运动如体操、跳水、举重等运动对体重都有严格的要求。一项研究发现,在与体重相关的比赛中,有10%的女运动员有厌食症状。

除了经验丰富的老将,崭露头角的年轻运动员也饱受精神和心理问题的困扰。回顾17项研究显示,15-19岁运动员多动症患病率为4.2%-8.1%。在运动员中,欺凌和欺凌在体育运动中相当普遍,家庭暴力和性侵犯的发生率也较高。

多项研究表明,运动员比一般人群更容易患精神障碍。运动员等特殊群体在遇到不同的心理和心理压力和问题后,急需专业的治疗方案。一门新学科——临床运动心理学——已经出现,可以帮助运动员解决心理和心理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心理困扰会影响运动表现,但临床运动心理学通常并不关注运动员的心理素质。他们经常帮助患有抑郁症、焦虑症、饮食失调、创伤、人际关系和其他心理健康问题的运动员。

针对运动员的治疗方案可以帮助他们解决精神和心理问题,恢复最佳精神状态。同时,随着精神疾病的痛苦消退,运动员可以在比赛中提高心理适应能力,从而提高运动表现,帮助他们在运动中表现更好。临床运动心理学有三个主要任务:

2、通过心理疏导等治疗手段,帮助心理正常但面临各种压力的运动员正确应对压力,提高适应水平,保持心理健康;

3.帮助精神正常但面临发展困惑的运动员充分认识自己,挖掘潜能,提高竞技水平或获得良好的职业发展。

在中国,每一个经历过高考的普通人,基本上都听过“上大学很容易”这句话。战斗结束后,等待你的是轻松的生活方式。

在这种思维惯性下,我们很容易陷入“想成为问题制造者的思维”,把人生看成是突破一个层次,一个接一个地解决问题。似乎只有战胜别人,我们才能活出自己的价值。

因此,我们往往难以摆脱时代的味道和同辈的压力。这源于我们内心渴望被社会和同龄人接受、认可和肯定的愿望。因此,我们选择违背初衷,将“值得过的生活”疏远给一些外在的追求目标,比如金钱、教育、社会地位等。

但在人生的“游戏”中,我们应该获得比输赢更宝贵的经验,或许我们可以从羽生结弦身上学到一些东西。

这件事可能与成为职业运动员无关。我希望做一个好人……比如明天的自己看到今天的自己,可以说“昨天的自己辛苦了”。我希望我能一直这样珍惜自己,也希望我的生活方式能让我平起平坐,昂首挺胸过一辈子。

如今转型宣布,对于羽生结弦来说,或许可以缓解一些游戏压力,消除一些重担,开始体验更广阔的生活。场上的战斗或许已经结束,但他的场外生活或许才刚刚开始。对于我们这些“提问者”来说也是如此。我们不必一直追求在别人眼中“看重”的职业,而是要学会让自己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真正享受每一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