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体操单项锦标赛 李小鹏无缘跳马决赛(图)

2022年7月12日 0 Comments

李小鹏在跳马单项比赛中仅列第14名,无缘决赛。图为李小鹏在试跳中摔倒在地北京时间昨日上午,2005年度世界体操单项锦标赛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开赛。中国选手发挥比较出色,六名选手都分别进入了一项或两项比赛的决赛,其中肖钦在鞍马预赛中得到9.800分,是昨日比赛的全场最高分,不过李小鹏无缘跳马决赛多少有些意外。在昨日进行的男子项目预赛中,我国选手梁富亮在男子个人全能比赛中多次出现失误,但最终仍顺利跻身决赛,日本名将富田洋之排在预赛第一位。

梁富亮参加的是男子全能的预赛。在上午的比赛中,梁富亮结束了四个项目的争夺,在鞍马比赛中,梁富亮出现了明显的失误,结果仅得到8.762分。在双杠比赛中,梁富亮在杠上再次出现重大失误,最后竟然只得到了7.400分。只有跳马的比赛,梁富亮的发挥正常,最后得分是9.500分。第三轮比赛梁富亮再次登场进行自由操和单杠的比赛,结果他在自由操比赛中发挥比较正常,得到9.550分;单杠比赛中梁富亮的动作没有什么难度,勉强完成比赛得到8.950分。总分56.762分排在全部参赛选手的第14位,顺利晋级决赛。日本名将富田洋之预赛发挥极其出色,取得了57.223分排名第一,奥运会银牌得主、韩国选手金大恩排在第四位。另外,在男子自由体操预赛的争夺中,中国选手梁富亮以9.550分的成绩暂列第三。

鞍马比赛是中国队的强项,两名参加预赛的选手肖钦和张宏涛分别以排名第一和第三的成绩跻身决赛,其中“小马神”肖钦名不虚传,他9.800的得分是昨天比赛全场最高分,张宏涛的得分是9.712,日本选手鹿岛丈博排名预赛第二。罗马尼亚鞍马名将乌兹卡发挥失常,仅仅得到9.025分,无缘决赛。

吊环比赛中国同样有两名选手晋级决赛,杨明勇和陈一冰同以9.587分的成绩并列第四晋级,荷兰老将范·格尔德以9.662分的成绩名列第一。跳马比赛是决赛六个单项中唯一一个没有中国选手参赛的项目,带伤出阵的李小鹏未能晋级决赛。奥燃

新华社墨尔本专电(记者李丽米立公)“我们落后了!”这是中国体操男队在墨尔本世锦赛的初体验。

22日开赛后,男队教练组组长陈雄告诉新华社记者,这两天训练时观察别的对手,最大的感受就是对手的难度发展很快,即使是在中国男队的强项———比如跳马和双杠上,“我们也在失去优势。”

据陈雄介绍,男队一号主力李小鹏的跳马难度原本是很高的,但现在形势发生了变化。几年前“小鹏跳”初出炉的时候还是独占鳌头,但现在罗马尼亚、波兰不少选手的难度都赶了上来,两个动作都达到10分起评的选手已经不少。

全能排名世界第一的罗马尼亚名将德拉古列斯库,赛前一度对外宣称要退役,结果不仅再次出现在世锦赛赛场,而且偷偷提高了强项跳马动作难度,其中一个动作就是“小鹏跳”的翻版。双杠上面,日本名将富田洋之、世界冠军鹿岛丈博都表现出了很强的竞争力。

至于男子体操的另一支劲旅美国队,此次除了老将加特森外全是新面孔。陈雄说:“这支美国队比奥运会的队伍稍欠一点,好像还没看到特别突出的新人。”陈雄说,中国男队的难度发展滞后主要是全运会拉了后腿。由于全运金牌对各省市的特殊意义,备战全运会成为体操队2005年的重中之重,为了求稳,许多新动作的发展和应用被搁置。“比赛刚开始,更具体的情况还要看看再说。”陈雄说。

一般而言,墨尔本的宾馆是包早餐的。但体操队翻译告诉记者,其实也就是把早餐费用加在房费里。他们住的宾馆是组委会指定的,200多澳元(1澳元约兑换人民币6元)相当昂贵。

男队的肖钦和陈一冰说,即便是这么贵的价格,宾馆早餐仍然十分单调,基本就是面包、牛奶,很难吃。开始连鸡蛋都没有,后来提了意见,改善了一下。“有水果吧?”“罐头的。”陈一冰撇着嘴。

到了新闻中心,记者本想租一部专线电话,打听了一下,将电话线澳元,这还只是租金,而国际长途话费需要另算。另外,供记者存包用的小柜子(很小,只够放摄影记者的一个大镜头)也要收费,一天5澳元。

上网?交钱就行。买卡,一张100兆流量的50澳元,50兆的30澳元。吃饭?当然,馆里有几个摊点,自己去买吧。新闻中心唯一免费的东西是水和咖啡。

记者办证倒是很方便,也不用交钱,但听代表队说,他们的证件要交钱。用一句话概括墨尔本的组织情况:设施一应俱全,花钱就行。据新华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